微信(bisheco)

微信(bisheco)

接全国Spa按摩养生行业广告可包月包年

沐浴SPA、供饭、致孝...这些太平间脸是为了挣死人的钱而不需要的?

SPA 沐浴 2024-02-26 85

摘要:根据行政处罚书,天堂祥鹤在为北医三院、北京电力医院等医院太平间提供殡仪服务时,违反原北京市物价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调整部分殡葬服务收费标准的函》“冷冻存尸费3日以内(含3日)每具每日30元;而在医院外,急救人员在将正常死亡的逝者从家里拉走时,开具死亡证明后可以直接拉到殡仪馆,但是为了拿到所谓的“中介费”,很多时候往往还是会把逝者拉到太平间。...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大家好,我是乌鸦。

最近一段时间,殡葬行业可算是出尽了风头,一连好几个引起广泛讨论的消息都跟他们有关。

而且这些消息不论是真的还是假的、正面还是负面,都流露出一种独特的气质——

财大气粗。

先是8月中旬的时候,河南新乡一女子连着拍摄了好几段视频,声称自己在殡仪馆上夜班,不仅不害怕,而且还兴高采烈去上班,因为“上个夜班就有1600元,躺那啥也不用干,睡一觉,醒了下班,1600元到手”。

按照这个日薪水平,一个月干满30天收入近5万元,就算干20天月薪也能轻松超过3万,这要是真的,换别人可能笑得比她还开心。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就在很多网友表示心动不已,自己也不是不可以干的时候,新乡殡仪馆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声明:“近期有人在网络上冒充新乡市殡仪馆职工,编造不实言论,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相关部门已向平台举报,并协调律师进行下一步处理,必要时将法律诉讼!”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随后,发布视频的女子在账号上发布了道歉信:“本人因为平时生活工作压力很大,每天发搞笑视频记录生活逗大家开心。但前天发一条视频没想到一下火了。引起很多网友批评以及相关媒体报道,等我发现时立即跟媒体沟通删除,及时止损。纯属娱乐,并非恶意造谣。我也是看别的段子才有了这个想法,给社会带来了不良影响,以后我会传播正能量,不忘初心。”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只不过有一点需要注意,她在接受采访和道歉时,都提到自己是在其他地方看到的这个段子,才突发奇想拍了这几个视频。

因为殡仪行业高工资、高待遇的传言诞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仅如此,这些传言还经久不衰。

2017年3月,网上就出现了多个年薪30万招聘“扛尸员”的广告,招聘方写的都是“上海市殡仪馆附属第二火葬场”、“武汉殡仪馆附属第二火葬场”和“成都殡仪馆附属第二火葬场”之类的名字,结果各地殡仪馆都没有什么“附属第二火葬场”。

2019年5月,网上又开始流传“深圳市宝安区殡仪馆招聘流动式扛尸搬运工,要求胆大的男性。白班800/天,晚班1600/天,日结”。深圳市民政局对此公开辟谣,宝安区未设立殡仪馆,接运遗体的单位也未向社会发布网传招聘信息。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2020年6月,“七塘火化场招聘抬尸工,日结工资高达1500元”的消息又开始流传。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新乡殡仪馆刚辟谣没几天之后,上海殡仪馆也站出来表示自己没有在招聘,因为网上已经开始说他们正在招聘扛尸工,月薪4万8,守夜给2万。

这个价格跟2017年比,倒是涨了不少。

总之,

关于殡葬行业财大气粗的印象,在群众中有着长期而广泛的认知基础。这种认知不是没有来由的,毕竟天价墓地、天价骨灰盒、天价葬礼的新闻一直层出不穷,但这些环节说到底还是有一定选择空间的,而有些地方就不是那么好说话了。

比如太平间。

1

8月份刚折腾完,9月初的一条新闻又把吃瓜群众的注意力拉回了殡葬业。而围绕着太平间的生意有多赚钱,我们可以从这则新闻里稍稍领略。

9月5日,北京市市场监管局网站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北京天堂祥鹤殡仪服务有限公司,因价格违法,

被没收违法所得109万余元,罚款565万余元。

不论是违法所得,还是罚款金额,都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且,这家殡仪服务公司还曾为北医三院、北京电力医院等医院太平间提供殡仪服务。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赚这么多,罚这么狠,这家公司到底干了什么?

今年2月份的时候,北京市民邓先生的爱人在家中离世,亲属把她的遗体送到北医三院太平间暂时存放,等待三天后火化。结果让人没想到的是,三天后收费单上的价格超过了3万8。

这价格还不算最离谱的,最离谱的是里面的服务项目。收费确认单里除了常规的殡仪服务之外,还包括

1500元的“起灵金光大道”、3990元的“礼仪服务”、5990元的“沐浴SPA服务”……

单把这几项拎出来,谁能看出来这些属于殡仪服务?

如果再仔细看一下,这里面甚至有600元的

“供饭服务”,这一项也是最让邓先生想不明白的:“他有一个600块吃饭钱,但是我不知道600块钱给死人吃的是什么。”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邓先生还没有想明白,几天后另一位郑女士也在同一家医院遇到了相同的问题。郑女士的婆婆在医院医治无效后去世,也送到了北医三院的太平间,结果3天后被告知要交将近2万块钱的殡葬服务费。

这次收费单里虽然没有“供饭服务”,但是多个了新花样,叫“感恩致孝”,“有一个5990的叫感恩致孝,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感恩致孝是什么,让我特别吃惊。我说这个900是什么钱,他说等于是搁到死人身下,那种纸铜钱儿。”“从那个半地下的抬出来,没有100米,要1200,他只不过给你铺一个金色的地毯。还一个800块钱的叫鲜花引路。”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这样子搞,想不赚钱都难。

根据行政处罚书,天堂祥鹤在为北医三院、北京电力医院等医院太平间提供殡仪服务时,违反原北京市物价局、北京市财政局《关于调整部分殡葬服务收费标准的函》“冷冻存尸费3日以内(含3日)每具每日30元;3日至7日每具每日40元;7日以上每具每日50元”的规定,高于政府定价制定冷冻存尸费价格。

收费标准里存尸费每天最高不超过50元,但是天堂祥鹤的收费是每天2000—4000元。

2020年1月22日至2022年3月8日,收取单间冷藏费/单间装饰租用费162笔,按政府定价标准应收17060元,实收907770元,多收890710元;2021年6月11日至2022年4月7日,收取高档单间恒温冷藏存放服务费96笔,按政府定价标准应收3120元,实收242000元,多收238880元。合计多收价款违法所得1129590元。

这已经不是天堂祥鹤第一次被罚了,早在2017年,该公司就因提供遗体整容服务存在违规收费,收到北京市发改委开出的12000元的行政处罚,并被没收违法所得10750元。

从迅速膨胀的违法所得与罚款金额来看,5年时间里,这家公司不仅没有收敛,生意反而越做越大了。

沐浴SPA供饭致孝...为了挣死人的钱这些太平间脸都不要了

油水这么大,自然不可能只有一家公司这么干。三天收费3万8的新闻被曝光五天后,北京另一家医院的太平间被曝三天收费4.5万。

不要觉得这种现象只出现在北京,全国各地都曝出过类似的新闻。

2013年,河南开封一家医院太平间存放尸体67天,要价4万多元,这包括停尸费、冰棺租赁费和看尸费等六项费用。

2014年,陕西户县赵先生在将亲人遗体放在户县人民医院太平间20多天后,被医院告知需要缴纳高达7000元的费用。

2016年,广东梁女士的弟弟因故在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去世,由保亭县人民医院帮忙联系太平间停放尸体。殡仪馆负责人拿出费用单,称总共停了13天,总费用3.4万元。经过两个多小时讲价,对方同意将费用从3.4万元降至1.9万元。

如果继续搜下去,还能找到更多太平间天价收费的新闻。

这些新闻发生的时间和地点跨度很大,证明同类现象不仅由来已久,而且分布广泛。

在3万8的收费单下面,殡仪公司特意用小字写道:“在您选择服务项目及殡葬用品洽谈中,请您根据自身的经济状态合理选择项目种类及服务项目,理性消费”,这基本上相当于免责声明,表示是逝者家属自己愿意掏钱的。

但恐怕很少会有人在亲人去世的时候看这些,然后现场讨价还价,就像医院外的殡葬服务个体户说的,“如果亲人去世,人停在那里,儿女要讨论这个价钱,会觉得有些不孝”。

只不过,这些天南海北的天价太平间并非没有一点儿共同点。

很多医院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提到了一件事——

这些太平间不是医院在管理,都承包给了第三方公司。

2

实际上,对于医院太平间的高收费,意见最大的恐怕不是被高额收费的逝者家属,而是医院外的殡葬从业者。

一位北医三院外的从业者表示:“我们在外面很难做,就是因为医院太平间把这块给垄断了。”

而在医院外还是在医院内,这一墙之隔的殡葬服务价格却是天渊之别。一位开店20年的店主表示,“你在我们这里买寿衣,穿衣服是免费的。医院太平间不是,如果去世的是女性,工作人员是男性,包含穿衣的服务能超过5000元”。

不仅如此,有店主表示,同样一款寿衣“我们卖800元,里面卖3800元”,很多时候医院太平间的寿衣直接就是从外面这些店里买的,这一倒手就能多买几千块钱。

为什么能卖这么贵?

因为垄断地位让这些太平间有恃无恐。就像有家属说的,“在那种地方,都没法儿砍价”。

那垄断地位从哪来的?

自然是花钱买来的,而且是大价钱。

2021年3月,北京某医院太平间服务项目比选公告提到,最低管理费为每年21万元。在成交结果公示中,三家候选供应商开出的竞标金额分别是30万、86万和128万,最后中标的自然是开价最高的公司。这家公司在2021年还用199万承包了另一家三级综合医院的太平间。

不过,承包太平间花的钱可不止这些,因为医院在招标文件中常常会注明:“投标人在殡葬服务过程中所使用的设备、器具,如低温遗体存放柜、遗体运送车等均由投标人自行解决。投标人享受或承担在合同期内由于遗体数量增减而产生的收益或损失。”

也就是说,竞标完成之后,太平间的一切运营维护都交给你承包公司了,产生的一切费用你也要全部承担。

对于这些开销,除了必须配备的存放柜等设备之外,承包公司都是能省则省。

这其中弹性最大的就是人员配备。

一家殡仪公司承包了北京26家医院太平间的殡葬业务,但是这26个太平间只有3个公司员工进行管理,其中一个人自己要管理13家医院的太平间。

很显然,就算一个人就能管理一个太平间,3个人也不可能管理26个太平间。严格来说,

公司派到各个太平间的人员并不能算是正式员工,因为公司根本不会跟他们签订劳务合同。当然,钱还是会给的,“各种灰色收入算下来也能挣个三四千,如果医院尸体量大,仅靠运尸就挣个六七千元也没问题。我们这帮人的工资,你说是从哪出的,还不是逝者带来的”。

除了太平间里面隐藏的各种弯弯绕绕,这条利益链条还延伸到了太平间之外。

在医院急诊室或者病房中,护士和护工把遗体送到这些被外包的太平间,外包公司会提供给他们一定的提成,

有时候为了抢遗体,护士和护工甚至会打起来。

而在医院外,急救人员在将正常死亡的逝者从家里拉走时,开具死亡证明后可以直接拉到殡仪馆,但是为了拿到所谓的“中介费”,很多时候往往还是会把逝者拉到太平间。

这种活在很多急救人员看来是“肥差”,需要跟调度人员搞好关系才能够多接。有急救人员在接受采访时举了个例子,他们三个人一晚上给太平间送了3具遗体,“其中一具没穿衣服的2700,三单业务挣了8000多块钱”。

所谓“没穿衣服”,就是逝者还没有穿寿衣,比“穿衣服”的好处费要更高。

在经过进入太平间的争抢,以及太平间里面的高额费用、混乱项目之后,这条利益链条只走完了三分之二,因为遗体还需要从太平间运送到殡仪馆,这段路程还需要殡仪车出场。

正规的殡仪车有特殊运输许可,车身上一般都会有明显的殡仪馆名称,收费一般都会严格按照里程计算。虽然各地的收费标准不一样,但正规殡仪车的起步价一般都在两三百左右,每公里收费不超过10元,满打满算花费五六百算是多的了。

但是既然遗体已经被拉到了外包的太平间,再想要用上正规殡仪车,就没那么容易了。

而那些“黑殡仪车”不论是型号还是车辆颜色,基本上都跟正规车一模一样,往院子里一停,逝者家属根本就分辨不出来,再加上太平间工作人员的劝说和保证,十个里面有九个都会稀里糊涂选择了这些黑车。

跟正规车不一样,这些黑车的收费没什么标准,起步往往至少500,不到几公里就能要到上千元。而且就算家属选择了这些黑车运送遗体,殡仪馆也不可能选择拒收,不然第一个不同意的恐怕就是逝者家属。

到这里,随着太平间被外包出去,围绕着这小小的角落已经形成了前、中、后三个阶段分明的链条,并且利用普通人最普遍的感情和观念,把逝者家属安排得明明白白,压榨得干干净净,一滴油水也不放过。

油水到底有多大,要看当地的经济状况和人口密度,但承包公司不是傻子,不可能做赔本买卖。还拿北京举例,有一家殡仪公司在北京有9个站,所谓“站”就是太平间,每个站根据业务量大小配备人员,小站每月向公司上缴四五万元,大站每月上缴数十万。“承包北京9家医院太平间,一年业务量2000多个,年收入千万元以上”。按照北京一家殡仪公司员工的说法,北京90%以上的医院太平间都已经被外包出去。

就算不是在人口密集的区域,

“一个太平间一年能开出一辆奥迪”。

这样的情况能绵延十多年,因为它实在是一个复杂和棘手的问题。

3

实际上,医疗机构的殡葬服务外包现象,是从上世纪80年代才开始出现的,在这之前,大多数医疗机构会安排后勤工作人员管理太平间,太平间除了用来临时停放遗体之外,几乎不提供任何额外的殡葬服务。

但是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条件的改善,人们对于殡葬服务的需求开始扩大,要求也逐渐提高,仅仅停放遗体,已经不能满足新的需求,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越来越多医疗机构的太平间开始外包给民间经营的第三方公司。

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前面提到的高额利润,另一方面,作为事业单位的各地殡仪馆确实无法满足新增的需求。就像殡葬理论与实务工作者杨宝祥说的,“北京市每年死亡人口11万左右,仅八宝山殡仪馆一年火化尸体就达两万多具,其中有一部分没有在殡仪馆存尸停灵,而是在医疗机构太平间完成”。

对于很多小地方的医院来说,太平间也是一个非常容易发生矛盾和冲突的地方,外包出去,不仅能少很多麻烦,还能增加收入,何乐而不为?

但是,在分担殡仪馆压力的同时,这些外包公司吸收了过多的养分,逐渐在模糊地带成长为难以摆脱的寄生虫,代价则转移给了普通人。

2018年,民政部等16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推动殡葬改革促进殡葬事业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规定,殡葬服务机构要全面实行收费公示和明码标价制度,严禁诱导、捆绑、强制消费。但是这16个部门中并不包括卫健委。

而对于太平间能不能外包,并没有明确的规定。虽然《意见》严禁在太平间开展营利性活动,但是外包出去之后,很难进行有效的监管。

而在行政管理上,殡仪馆归民政局管,医院归卫健委管,至于太平间,没人管。

所以在这样一个“三不管”而且还利润丰厚的地方,要不滋生点灰色产业简直对不住这个“有利环境”了。

所以,要解决这个老大难问题,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在法律法规中明确太平间的性质、地位和管理归属,只靠每次曝光之后的调查只能治标,不能除根。也只有这样,管理部门才能够名正言顺进行监督管理。

至于具体做法,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教授、民政部社会事务专家委员会成员王一方一直倡导“医疗殡葬一体化”,合作方式应该是殡仪馆在医院设驻点,设备、人员由殡仪馆提供,负责冷藏遗体,按照殡仪行业标准提供遗体料理服务,基本服务纳入普惠项目管理,特殊服务特别协商;医院提供停尸的场地,租金可申请财政补助,同时承诺提供人文关怀,如协助遗体料理,送逝者最后一程。其他项目则可以到殡仪馆之后再平等议价。

当然,目前这个方案主要还处在学术界呼吁的阶段,要真正落地实施,还需要法律法规以及各地政府和财政的配合才行。

另一方面,很多地方已经在陆续取消太平间,比如说沈阳、长春、郑州等,截至2015年,武汉80%的医院取消了太平间。但是对超大城市来说,完全取消太平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一个形成几十年的顽疾,当然不可能一蹴而就解决,但现在问题已经越来越多地暴露出来,只有先正视问题,才能够解决问题。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失去亲人已经够痛苦了,谁也不想自己的情绪还要被利用,莫名其妙陷入到天价花费的一地鸡毛之中。


参考资料:

八点健文:《天价殡葬费乱象背后,太平间该取消了吗?》

新京报:《"黑殡仪车"串起殡葬暴利链 8公里收费千元》

南方周末:《天价殡葬整顿背后:“池家”的太平间生意》

北京青年报:《探秘太平间承包人:一人名下十余辆黑灵车》

北京日报:《记者探访多家医院,太平间外包费可达两三百万》

微信(bisheco)

微信(bisheco)

接全国Spa按摩养生行业广告可包月包年